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无人机第一股不做消费级无人机了

来源:投资界 2020年04月27日 11:10

头顶“无人机第一股”光环,亿航却不想只做无人机。

在年初发布的《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中,亿航将自己定义为城市空中交通企业,相比起大疆、极飞等无人机同行,亿航已经将主营业务转向载人级AAV(autonomous UAV,自动驾驶飞行器)。

载人级AAV与用于航拍、能源、建筑、农业等领域的消费级、行业级无人机相比,是一个更具想象空间的赛道,亿航在上述白皮书中引用摩根士丹利发布于2018年的估算数据称,2040年全球城市交通的产业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

在这一产业中,亿航的对手也换成了波音、空客等飞机制造商,腾讯投资的飞行汽车制造商Lilium,吉利、戴姆勒等投资的德国城市空中出行公司Volocopter,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的飞行汽车公司Kitty Hawk,甚至是计划推出空中出租车服务的Uber。

与这些竞争对手相比,亿航已经将旗下产品进行商业化并贡献公司大部分营收,但目前距离其推出首款载人级AAV亿航184发布也不过四年时间,包括飞行汽车、空中出租车、载人级AAV等概念在内的空中交通赛道仍然受到技术与监管的双重制约。

作为一家需要营收、利润来回馈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空中无人交通会是亿航最终的答案吗?

营收构成三年三变

2016年末,亿航走上转型之路,逐步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并将以销售载人级AAV为主的城市空中交通作为主营业务,不过直到2018年第四季度,亿航的城市空中交通业务才正式开始商业化,并在2019年一跃成为亿航的第一大营收来源。

亿航于2019年11月首次递交IPO招股书,包括上市后披露的财报在内,亿航共披露了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财务数据,在有限的报告期内,亿航营收构成变化巨大,几乎无法将亿航过去的经营历史作为其未来业务发展的参考依据,这也为预估其未来业务发展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

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

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

具体来看,亿航将旗下业务划分为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其他四部分。其他部分为亿航起家的消费级无人机及相关配件销售,在2016年末决定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后,其他部分占亿航营收比重迅速下降,至2019年仅为0.6%,几乎可以忽略。

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为亿航目前的三大主营业务。

但其中能为亿航稳定贡献营收的或许只有城市空中交通与空中媒体,过去三年营收遭遇过山车的智慧城市管理主要是设计及开发智慧城市管控系统及相关设施。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提及,由于智慧城市管理业务收入可能更加集中在某些年份或特定时期,因此会受到更大的周期波动的影响。

空中媒体则是无人机表演,这是一个几乎所有无人机公司都可以分一杯羹的市场,空中媒体业务在2019年同比下滑2%,亿航并没有独特的护城河。

亿航仍在转型路上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城市空中交通都是亿航转型的必然选择,这一业务包括载人级AAV销售与物流运输两部分,但其营收贡献目前主要来自于销售载人级AAV,由于尚未有国家或地区正式批准载人级AAV的商业化运营,这些销售出去的载人级AAV主要用于测试、培训或演示。

即对于亿航来说,载人级AAV这一产品已经进入商业化阶段,但这一产品面向的产业仍未开启商业化,这就给亿航的载人级AAV仍否持续稳定地销售出去、从而在未来稳定贡献营收画上了一个问号。

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亿航已累计交付64架载人级AAV(其中61架在2019年交付),并有33架载人级AAV的未完成订单。

相比起销售载人级AAV,亿航城市空中交通业务的另一部分物流运输的商业化远没有那么顺利。

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8发布的《无人机行业现状与发展趋势报告》,在无人机应用场景中,航拍与物流配送需求量最高,但无人机物流配送的应用成熟度偏低,这一结论放在今天仍然成立。

亿航在招股书中曾披露与永辉的无人机配送合作,该项目于2018年6月在永辉超级物种广州漫广场店启动试点,但该门店已于2019年12月关闭。

就双方的无人机配送合作,36氪向永辉方面询问,对方回复称“目前暂时没有无人机餐饮配送的合作了”。

此外,2019年5月,亿航也与中外运敦豪(DHL)达成战略合作,并发布全自动智能无人机物流解决方案,该合作目前同样尚未有商业化方面的进展披露。

从无人机厂商到城市空中交通企业,亿航走了一条与大疆、极飞迥异的转型之路。

目前来看,亿航未来理想的营收模式应该是转型为服务商,在为城市、物流企业等客户提供空中无人交通解决方案的同时,完成旗下载人级/物流AAV产品的销售,赚取服务费与产品销售两份收入。

只是现在大多数空中交通方案、无人机配送方案仍处于实验、试点阶段,其中的技术(如电池带来的续航短板)、监管限制,也并非亿航努力就能解决的,亿航需要做的,或许是在城市空中交通的理想环境到来前,继续在这一行业深耕,补足技术短板,等待相关政策成熟。

连续三年亏损,亿航需要长跑能力

过去三年,亿航均处于年度亏损状态,净亏损率从2017年的273.2%下降至39.4%,从费用情况可以看出,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从217%下降至47%为亿航节省了大笔费用支出,研发费用也是亿航2019年唯一同比下降的费用科目。

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解释称,研发费用下降是因为已经完成了旗舰产品亿航216的初步产品开发阶段,并将重点更多地放在了产品商业化上。

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

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

对于一家仍处于行业早期阶段的科技公司而言,亿航未来少不了费用投入尤其是研发费用投入来提升产品与市场竞争力,但过高的营业费用率也给亿航的利润带来了巨大压力。

好消息是,具体到2019年第四季度,尽管60%的营业费用率相较其他科技公司仍处于超高水平,但亿航当季度实现了经调整净利润(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290万元,同比扭亏。

身处一条巨头与巨头支持的创业公司密集的长跑赛道,亿航需要更强的造血能力才能生存下去。

图片来源:亿航《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

根据《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所列举的亿航与波音、空客、Lilium等公司的产品对比图,在城市空中交通这一赛道,亿航产品率先实现商业化,换句话说,亿航目前能取得的载人级AAV销售成绩,基本建立在竞争对手尚未正式入场的基础上。

未来的市场竞争如何,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或许还无法判断。但可以预见的是,能吸引波音、空客、腾讯、吉利、戴姆勒、谷歌创始人、Uber等各路“势力”入局,城市空中交通这一市场一旦成熟,其竞争激烈程度或许不会低于其他无人机应用市场。

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遇到大疆这样堪称“Bug”的竞争对手后,亿航选择了主动退出,并转向空中无人交通这一尚未成熟的市场。

如今在空中无人交通领域,亿航已经领先竞争对手将产品商业化,但这一市场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程度上仍将取决于技术、政策的成熟度。亿航只是先上了跑道,长跑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相关推荐

公租房可以住多久?

公租房一次可租5年,在允许购买公租房的地区可以在满5年后购买公租房。根据《公共租赁zd住房管理办法》第十八条 公共租赁住房租赁期限一般不超过5年。第十九条 市、县级人民政府住房保障主管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按照略低于同地段住房市场租金水平的原则,确定本地区的公共租赁住房租金标准,报本级人民政府批准后实施。公共租赁住房租金标准应当向社会公布,并定期调整。

2020年04月30日 13:57

租客网全民合伙人:有幸看到你追梦的身影,相信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费

“工作又苦又累,生活朝不保夕,谁都能做、不被大众认可……”曾经,这是人们对房产中介就业群体的普遍认知。如今,高学历、有职业归属感、“越老越吃香”、富有人情味等新定位,已经成为这类群体的新标签。随着行业的变迁,房产中介已非昨日那般。渴望职业认同感作为服务大众的社会工作者,人们都渴望被认同和尊敬,房产中介行业同样如此。据行业报告内容显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房产经纪人渴望得到职业尊重。该报告称:受行业固化印象,经纪人不希望外界对其冠以“中介”的称谓,反而更希望称呼为“房产经纪人”或“置业顾问”。对于“被叫成中介时,你的感受是?”的问题调查,有46.17%的人表示“感觉不舒服”。他们更希望客户称他们为“房产经纪人”或者“置业顾问”。实际上,职业认同感的提升,与之相伴随的是房产中介行业的日趋规范,以及该行业对进入者准入门槛的提升。报告显示,经纪人已经逐渐摆脱低学历标签,拥有高等学历的经纪人比例高达81%。其中,本科学历比例24%,大专学历57%。据了解,租赁行业一直在不断提升经纪人群体的统招本科率,全面增强经纪人的综合素质与基础能力。报告称,未来学历准入门槛会进一步提升。互联网赋能房产经纪“付出努力才有回报”,任何行业皆同一理。实际上,房产经纪不是外界想象的挣快钱的行业。随着从业年限的增加,不断增强的专业能力以及不断深入的社区连接度,这些才会帮助房产经纪人促成交易,获得更高的收入。根据行业调研反馈,有61%的人愿意将房产经纪人视为可长期从事的职业。于是,这一行业“越老越吃香”也将成为可能。而且,伴随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经纪人将获得更多销售技能和带客渠道。以互联网为载体,已成为众多企业创新发展的必选路径。于是,便催生出了房产经纪人“线上+线下”的作业模式,拓展了经纪人的沟通和销售渠道。报告调查显示,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已经率先用“分享合作”的方式广泛拓宽经纪人从业范围,开设“全民合伙人”服务项目,将“分享房源”与“搭配组合”相结合,使全民合伙人和客户进行有效沟通,成为最了解客户需求的人。同时,租客网的线上实时看房功能也受到热捧,为全民合伙人开展业务交流打造良好基础,线上+线下的作业模式已成全民合伙人的常态。而且,全民合伙人再也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合作共赢已成共识。在租客网,每位全民合伙人都可组建自己的团队,每单成交背后都有队友的助攻,并且每个团队没有队员人数限制,他们在租客网都可拥有属于自己的独家店铺,挑选心仪的房源,这也反向也促进了内部合作意愿,使合伙人之间形成利益共同体。帮助他人服务大家有一点很多人可能不会想到,这些全民合伙人在租赁房子的同时,还做了很多好人好事。“既赚人情又赚钱”就是对他们最贴切的形容,全民合伙人通过对周围房源的信息了解与整合,将合适的房源信息优先匹配推送给身边有租房需求的人,这些客户可能是合伙人的朋友、同事或家人,合伙人对他们既了解又熟悉,不仅能及时推送让他们满意的房源,节省大量找房看房的时间,同时也是对房东的保障,把房子租给放心的人。

2020年04月29日 13:55

美军刚秀完肌肉就溜回本土,16年来首次撤走关岛所有轰炸机

美国“动力”网站的“战区”频道以及《星条旗报》网站一条有关美军在亚太部署调整的文章20日在互联网上引发高度关注。5架B-52H轰炸机16日在没有轮换机队的情况下飞离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结束美国空军自2004年以来从未间断执行的“轰炸机持续存在任务”。“战区”表示,追踪飞机动向的推特账号“飞行守望”显示5架B-52H飞离关岛返回常驻地北达科他州迈诺特空军基地。据报道,作为“轰炸机持续存在任务”的一部分,从2004年开始,美空军开始在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部署B-52、B-1B超音速轰炸机和B-2A隐形轰炸机,通常每次任务驻扎6个月,部署轰炸机4-6架。顾名思义,这项任务的目的是确保至少一个远程重型轰炸机任务部队始终在该战略基地驻扎,以“应对太平洋地区的潜在突发事件”。中国专家表示,由于需要保持轰炸机的持续存在,以往在两支部队轮换时,往往会出现两型轰炸机共驻安德森基地的场景,也偶有其他轰炸机部队因临时任务驻扎,出现美国“轰炸机三巨头”同驻关岛的情况。这批B-52H轰炸机撤离前的13日,还与6架KC-135R空中加油机、1架RQ-4B“全球鹰”无人机、1架海军MQ-4C“海神”无人机和1架MH-60S直升机摆出“大象漫步”秀肌肉。尽管当时颇多解读认为是针对中国,但现在来看,似乎更像是在拍“纪念照”。此次美国撤走关岛的B-52轰炸机,正值新冠疫情严重的“罗斯福”号核动力航母停靠关岛,舰员在当地隔离、治疗。是否疫情阻断了轰炸机部队的部署呢?一位中国专家对记者表示,当前疫情严重的“罗斯福”号航母停靠关岛,大部分官兵已下船隔离,这给当地的保障力量带来压力,也很不利于关岛本地的疫情防控。而B-52H轰炸机任务期限已到,回本土部署将会减少保障压力。目前美军方仍禁止海外人员机动,在这种情况下撤回本土,足见美军的急切心理。同时,美军可能为了减少流动、不做大范围部署调整,没派出新部队轮换,也是情理之中。另一个因素是,美军轰炸机部署策略也在调整。据“战区”报道,美国战略司令部发言人凯特·阿塔纳索夫在声明中表示,根据国防战略,美国已转变方式,以便使战略轰炸机在需要时从更广泛的海外地点向印太地区挺进,同时这些轰炸机具有更大的作战弹性。而这些轰炸机的常驻地设在美国本土。此外,美国空军本月初表示,他们有意把轰炸机部署到关岛的任务周期缩短。美军整体上也越来越多地采用一种称为“动态部队运用”的概念,降低重大作战部署的可预测性,以便对潜在对手保持优势。这也可以证明美国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向全世界投送力量,而不会给敌方太多预警时间。外媒担心B-52H轰炸机撤离关岛会削弱美国对亚太的威慑能力。中国专家表示,美国空军轰炸机不会不来亚太,在疫情好转之后,美空军轰炸机重返关岛基地只是时间问题。美国战略司令部发言人声称,美国战略轰炸机将“继续按照我们选择的时机和节奏在包括关岛在内的印太地区实施行动”。专家表示,对于亚洲国家来说,今后美军轰炸机威胁性可能会更多样化。以前美国在关岛的轰炸机部署方式比较固定,可对其保持监视。而美国执行新的“动态部队运用”政策后,美轰炸机可能会在空中加油机的配合下从更多方向进入东亚,看得见的威慑降低,看不见的威胁增加了,而后者可能更为难防。这就对相关国家建立覆盖面更全、探测距离更远的对空预警系统提出更高要求。

2020年04月21日 20:13